“隐形人”詹恩贵三次入狱两次登上《今日说法》如今现状如何

众所周知,作为一档家喻户晓的普法类节目,《今日说法》所选取的案例,不仅极具代表性,案例中的悬疑情节,以及案中当事人的经历,也大多颇具传奇色彩,因此,一般案例中的法案当事人,想要登上这个节目并不容易。

但是却有这么一个人,由于他伪装极深作案手法更加隐蔽,曾两次登上《今日说法》,他就是被称为“隐形人”的詹恩贵。

从初中生到财务总监,詹恩贵的人生经历不可谓不励志,但是靠着自己的努力,成为高薪金领的他,为何又要以身试法盗取公款呢,而再一次登上《今日说法》的他,最终结局如何。

1980年,詹恩贵出生于湖北蕲春檀林镇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,少年时的他,就显出不同于其它孩子的聪明和心机,但家境贫寒和缺乏管束,使得他在念到初中后便辍学回家,早早外出打工谋生。

詹恩贵先是来到上海,进入一家公司做业务员,由于学历太低,加上生活和穿着上显得寒酸,因此经常受到同事取笑,这让他十分不满。

2005年,詹恩贵实施了他人生第一次犯罪,趁同事不备之际,盗走了对方60多万元存款,结果可想而知,成功归案的他,获得了5年刑期。不过由于表现良好,他被提前释放。

出狱后的詹恩贵尝试着找工作,但由于他只有初中学历,而且有过案底,因此几乎没有一家企业愿意录用他,于是他在网上买了几张假身份证,打算以全新的身份迎接未来的生活。

2011年,四川巴中一家国企招聘出纳,詹恩贵认为这是个机会,便以肖利锐的名字前去应聘,面试考官对这个拿着云南财经大学毕业证,背景清白,工作经验丰富的年轻人颇为满意,给了他“单纯老实,业务尚可,有责任心”的评价。

成功入职后,这位名叫肖利锐的同事,凭借认真的工作态度和圆滑的为人,很快赢得了同事们的一致好评,不过仅仅几个月后,公司账面上的700万项目启动资金突然不翼而飞,与之一同消失的,还有出纳肖利锐。

通过调取监控,警方发现,撬开保险柜拿走公章和U盾,从银行提走大堆现钞的人,正是肖利锐,在调取通话记录后,警方首先找到了与他同时交往的两位女友,

在女友们这里,肖利锐又变成了王晓磊,其身份为来自北京的富二代,到巴中当出纳,只是为了接班增加阅历。他出手阔绰,见人就问对方需不需要借钱,钱夹里总是装着数千元钞票,一个奔驰车标的车钥匙,也无时无刻不被他摆在最显眼的位置。

但是这个让两位女友都迷恋不已的富二代,却从不愿出面见女方的家人和朋友,也很少往人多的地方去,更不愿合影拍照。

由于嫌犯所有信息都是假的,虽然警方付出了极大努力,但是这个肖利锐就像隐形了一样,迟迟无法归案,而巴中的这家企业,既无钱启动项目,也无钱发放农民工薪金,整个项目部天天被民工围堵得水泄不通,公司上下可谓是焦头烂额。

直到2013年,肖利锐在青岛被成功抓捕归案,真实身份詹恩贵才得以揭晓,他被判刑五年,而被卷走的700万元公款,不到两年间,只剩下400万,其它的均被他挥霍殆尽。

詹恩贵入狱后,《今日说法》节目组曾不远千里赶赴蕲春,采访詹恩贵的原生贫困家庭,面对记者,詹父不无自豪地表示,儿子毕业于清华,是高材生,说着,他拿出了詹恩贵当年寄给他印有清华学府图样的水杯。

再次入狱的詹恩贵,此后开始了人生逆袭,只有初中学历的他,作息之外的时间,全部用来学习,短短几年间,他自学了高级会计、法律和企业管理知识。由于表现良好,他又一次获得减刑提前出狱。

2018年,出狱后的詹恩贵先是搞网络博彩,结果血本无归,此后他利用在监狱学到的歪门邪道,买卖用户资料,也就在这个过程中,他找到一些与自己长相相近的的证件,并将其中一张名叫索南的证件,作为自己的新身份。

他还为自己量身打造了一份极其亮眼的简历,索男,人大会计学专业本硕连读,注册会计师,曾在全国知名的建筑国企任财务负责人,财务经验丰富。

很快,他收到了好几家大型企业的面试通知单,每一家企业对他都很满意,但在最后的证书查验环节,他无一例外露出了破绽。

终于,在无数次面试后,他迎来了机会,一家位于南京的公司,由于业务增长,急需用人,而面试的主考官,就是老板孙建本人。

双方交谈甚欢,这个叫“索南”的年轻人不仅对财务知识和企业经营很有见解,法律知识也非常丰富,尽管他声称毕业证丢失尚未补办,注会证挂靠在上家公司还未解约,求贤若渴的孙建仍然认为,这是个不能错过不可多得的人才,于是,未经证书查验的“索南”,顺利入职成为公司的中层干部,月薪达到两万之多。

为了获得信任,入职后的“索南”经常请同事到高档场所吃饭,手里的奔驰车钥匙也无时无刻不彰显其富二代身份,至于为何不开车上班,他表示来南京入职过于勿忙,奔驰车留在了北京的家中。当同事关心富二代住处时,他又把当地最为知名的一处豪宅小区,说成自己的临时住所,而实际上,他住在离公司不足三站路的城中村里。

有同事正好经过那幢豪宅,为了和这位老板身边的红人搞好关系,于是主动提出每天上下班载其同行,“索南”也不拒绝,他每天早早起床,坐四十分钟地铁到豪宅小区门口,等同事的顺风车。

没多久,精通法律和公文写作,懂得电脑维护的“索南”,就成了同事们眼中集智商情商才气于一身的高富帅,只是令大家不解的是,每次公司搞团建或是集体活动时,他即使不请假,也拒绝和大家合影,唯一一次出镜,在快门按下的那一刻,他还将头转向一边,照片上只留下了一张模糊的侧脸。

随后,“索南”不仅为公司处理了两起法律纠纷,还为公司成功拿下了两个上亿项目的竞标,其工作能力让公司上下愈加刮目相看,仅三个月后,他就升任财务总监,年薪36万。

此后,伪装成索南的詹恩贵,还以资金审批流程不合理为由,获得了付款权限和U盾保管权,并处心积虑,偷看到了所有U盾的密码。

2020年1月24日除夕当天,詹恩贵以加班为由来到公司,傍晚时分他在群里告知大家,自己将和女友前往英国度假,年后上班的时间将会推迟。

当时恰逢疫情爆发,年假比往常更长更久,直到2020年2月10日,公司复工复产需要发工资时,孙建才发现财务系统无法登录,U盾也出现异常,而从银行那边反馈的信息更是令他大吃一惊,公司账上原有的1900多万元,竟然只剩下几百元,而自称在英国度假的财务总监“索南”,根本联系不上。

惊恐之余的孙建立即报案,这时警方才发现,公司的监控系统由于早已人为关闭,并没有留下有用的影像证据,财务电脑的信息资料也被彻底清空,调查取证难度极大。

警方随即在员工内部展开调查,结果发现失联的财务总监,不仅其办公室用品早已搬空,整个房间内还经过了细致地打扫,干净得连一根头发丝都找到不到,指纹更是无处提取,于是“索南”成为重要嫌疑人。

为了获取指纹等相关证据,警方大费周折,最后在一把同事的椅子上,提取到了一枚指纹,因为热心的财务总监,曾在不久前帮助这位同事修好了它。

很快,伪装的面纱被撕开,这位富有慷慨、才华横溢,公司上下无不被其人格魅力所打动的财务总监“索南”,竟然是有过三次盗窃两次牢狱经历的惯犯,公司上下无不被真相惊得目瞪口呆。

经过调查,警方发现,詹恩贵首先将1900万转入注册地在深圳的几家皮包公司账户,并于春节后在银行上班的2月2日,雇请两名大学生出面,代替自己出面将现金悉数取出,整个过程都没有露面。

接着,詹恩贵将这些钱兑换成美元,装在一个大行李箱中,他曾试图从深圳出境,可由于疫情的原因并没有成功。而顺着他的行动路线,最终,警方将他的最后落脚点,确定了在贵阳某小区一栋居民楼内,为了避免破门时间过长詹恩贵毁灭证据,警方决定在他外出时实施抓捕。

2020年2月21日上午,一个形迹可疑的男人走出单元大门,虽然他戴着假发乔装打扮,但蹲守干警却一眼认出他就是詹恩贵,于是一拥而上将其抓获。藏在他房间的装钱皮箱也被打开,经过清点,钱款基本一分不少的全部追回。

魔幻的是,当警方将詹恩贵带回南京,把赃款交还被盗公司,财务人员将这些美元重新兑换成人民币时,由于被盗期间汇率波动,1900万居然升值成了1960万元,不到一个月时间,净赚60万。

在法庭上,长期研究法律的詹恩贵深知,如果以盗窃罪量刑,1900万的巨款足以让他把牢底坐穿,因此他对检察机关的盗窃罪指控拒不承认,辩称自己之所以提走1900万,完全是因为贪心太重,加上前期因网络赌博欠下巨额债务,这才利用职务之便非法获取了公司钱款,所以,自己获下的只是职务侵占罪,而职务侵占罪的量刑标准,最高也不过15年。

检方对他的抗辩给予了有力驳斥,首先,詹恩贵在入职后不久,就找到两名大学生,利用对方的身份信息在深圳注册了多家皮包公司,为后期转移赃款做准备,是有预谋行为,而他偷看另外两个U盾密码的行为,也属于盗窃行为,利用偷来的密码行使转账行为,自然属于盗窃,最终,詹恩贵被以盗窃罪判刑15年,处罚金80万元。

詹恩贵服刑后不久,《今日说法》再次对他的犯罪经历进行了采访和报道,他也因此成为该节目开播21年来,唯一一个两次登上该栏目的人。

不得不说,詹恩贵聪明绝顶,学习能力超凡绝伦,但扭曲的人生价值观和虚荣心,使得他没有把这些优势化为人生成功的动力,而是偏偏幻想着一夜暴富,靠骗和偷满足个人的贪念,最终只能决定他成年后的人生,不是在监狱度过,就是在通往监狱的犯罪道路上。

谈到未来的打算,詹恩贵表示,面对接下来单调乏味的监狱生活,自己将好好改造,并坚持继续学习,以期能再次获得提前释放机会,洗心革面重新做人,利用所学回报社会。

如果不出意外,十多年后,五十多岁的詹恩贵将如期出狱,他将如何回报社会呢。假如贪念未泯,他还会不会第三次登上《今日说法》,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You may also like these